當前位置: 首頁 »租賃動態 » 租賃講堂 » 法規案例 » 正文

首例工程機械黑產案:三一重工內鬼勾結 價值十億泵車“失蹤”

發布日期:2018-07-27   作者 :  文章來源 :
摘要: 2016年初,有件怪事引起了三一重工ECC控制中心的注意:全國多臺重型機械開始在后臺系統里“失蹤”,銷售回款收到很大影響。每臺機械價值數百萬,失聯機械總價值高達10億元。

2016年初,有件怪事引起了三一重工ECC控制中心的注意:全國多臺重型機械開始在后臺系統里“失蹤”,銷售回款收到很大影響。每臺機械價值數百萬,失聯機械總價值高達10億元。

在工程機械行業,三一重工、中聯重科、徐工施維英等都是業內知名企業。尤其在混凝土泵車領域,三一、中聯相加占據了百分之七八十的市場,而洋品牌的市場份額不足5%。可以說,泵車是國產重型機械的現金牛和重要的利潤來源。

因為泵車價格昂貴,每臺車的價格在300萬到600萬元之間,高端的86米、101米泵車市場價格在千萬以上,很少有公司付全款購買,一般都是采用“以租代售”的方式銷售。

所謂以租代售,就是客戶會跟銀行和公司之間簽一個三方協議,泵車先拿去使用,每個月結算租金,幾年之后泵車的產權開始完全歸客戶所有。

以租代售埋下的隱患

為了保證租金能按時到賬,三一重工、中聯等企業,都會在泵車中安裝遠程操控系統(三一公司叫ECC系統),系統會把機器的GPS位置信息、耗油、機器運行時間等數據傳送回總部。如果客戶每個月正常回款,則機器運行正常;如果回款延后,泵車的運行效率會降低到原來的30%至50%,如果再拖延,機器會完全鎖死,無法運轉。

(2011年,當時全球最大的86米泵車在三一下線)

2011年,三一重工和中聯機械開展了一場殘酷的價格戰。價格戰之前,業內通行的首付比例為30%,在當年的價格戰中,兩家巨頭甚至把機器的首付比例拉低到了10%,剩下的20%由關聯財務公司支付。

而首付的降低,無疑大大提高了回款風險。兩家巨頭之所以敢拉低首付比例,遠程操控系統的迅速普及,是其技術上的底氣。根據三一重工的宣傳稿件稱,其會根據機器發送的工作狀態來調整付款方式,如果機器運行時間少,就是市場不好找不到活干,可以延長付款時間;如果機器滿負荷運載,還不能按時回款,三一會遠程鎖死機器,保證自己的回款成功率。

(混凝土泵車)

這種銷售方式,保證了三一重工、中聯等重工企業的現金流穩定而豐厚。而機器“失聯”(在后臺中看不到機械的運行狀態),也成為工程機械界最可怕的事情,那意味著,機器上的ECC系統被人破解,公司無法鎖定機器狀態,也就對客戶的回款完全沒有了控制能力。

后來三一重工對后臺的統計表明,有近千臺泵車“失聯”。鑒于事態嚴重,2016年6月底,三一重工向長沙縣公安局報案。

這揭開了全國首例工程機械黑產案的序幕:一個包含了三一重工的員工內鬼、代理商的10人黑產團伙,浮現在公眾面前。

誰偷走了這些設備?

三一公司相關負責人透露,開始是山東等地的設備失蹤,隨著事件的發展,全國有千臺機械失聯,因無法傳遞設備工況數據與正常鎖機,該事件導致三一重工技術研發和售后服務大受影響,更有大量客戶惡意拖欠該公司貨款,失聯泵車價值高達10億元。

事態嚴重,警方馬上開始了摸排和偵察。警方組成專案組,派出多組人員分赴江蘇、山東、福建、內蒙、遼寧、新疆、廣州、杭州等地調查取證。經過近半年的偵查,一個專業的破解工程機械操作系統的黑產團伙露出真面目。

2016年9月,警方派出九個抓捕小組,成功將張某、周某平、邵某兵等8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抓獲歸案。當年12月,專案民警循線追蹤,又將涉案中間人犯罪嫌疑人李某某、黎某某抓獲歸案。

辦案民警介紹,該案10名團伙成員分工明細。其中,李某某等人長期從事大型機械設備銷售,有一定的“客源”;而張某等兩人曾經是三一重工內部員工,懂得工程機械的設備構造。

根據嫌疑人交代,張某等人都在同一個微信群里,“代理商”負責找客戶,有客戶之后就看需要解鎖的設備型號、機械所在位置,派最近的人去負責解鎖。為了擴大來源,該團伙還在網上的專業論壇、貼吧、QQ群等發帖,招徠生意,甚至還跟風建立了微信公眾號,建立自己的“品牌影響力”。

他們每破解一臺機械,要收1.5萬至2萬元的高價。雖然解鎖價格高,但只要泵機能開起來,每天就有8000-10000元的租金可以賺,需要他們解鎖的客戶趨之若鶩。

截至案發,該團伙解鎖各類機械,共涉案數百萬元。

嫌疑人是三一員工,專門負責研發泵機系統

2010年,某知名大學碩士畢業的張某入職三一重工,在泵送事業部控制所工作至2012年。所謂的“泵送部控制所”,從事的正是三一混凝土泵機ECC系統的研制和開發。

2012年,曾經在三一江蘇分公司工作,后來離職從事工程機械銷售的周某找上張某,“你能不能破解ECC系統?有山東的客戶答應給錢。”

張某參與研制的系統,他自己當然能破解。張某把ECC系統中的鎖機模塊刪除后,重新制作成刷機鏡像。就像破解后的windows系統一樣,只要把這個鏡像刷入泵機,就能實現解鎖,并且在三一的后臺中再也看不到,使其“失蹤”。

張某把破解后的系統代碼給了周某,并告知其使用方式,收到1萬元的酬金。

2013年,張某從泵送事業部,轉到了攪拌設備控制所。

2016年3月,有客戶找上周某,他的攪拌站因為欠款被三一鎖機,想問問周某有啥辦法。

周某想起了此前合作過的張某。果然,張某爽快的答應,把混凝土攪拌站的遠程控制代碼傳授給了周某。這次,他拿到了2.1萬元的酬金。

復盤:大環境下滑導致的黑產慘案

在整個工程機械領域,2010年到2011年,是整個行業的高光時刻,那時候機器不愁賣,而且客戶回款也痛快。有些大型代理商一下子買幾十臺泵機,單個訂單金額上億。黑奇士采訪的業內人士表示,那時候真有不少人砸鍋賣鐵買機器,首付只要10%(甚至會零首付),買臺泵機雇個操作手,每天就有幾萬元入賬,賺錢賺到手發軟。

(三一重工ECC控制中心)

隨著4萬億投入效應的弱化,2011年之后,全國各地均出現了工程機械開工不足的情況,原來花大價錢買的機器,無奈只能停下來吃灰。因為缺乏還款能力,不少客戶只能無奈任其鎖機。

但是,這些機器偶爾也能接到活兒來干。還款吧,實在是還不起;不還款吧,只能看著機械白白呆在那里掙不了錢。這就催生了周某、張某這樣的解鎖工程機械黑產團伙。

而從事這一行當的團伙并非周某團伙一家。

黑奇士在網上搜索,目前仍有工程機械解鎖團伙在網上活躍,廣告中稱,無論三一還是中聯,無論攪拌站還是泵機,都能解鎖。

法律嚴懲:首犯被判四年半,內鬼獲刑兩年半

2018年6月25日,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本案進行了終審判決:周某犯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、傳授犯罪方法罪,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半。

內鬼張某犯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、傳授犯罪方法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半。

動態排行

 
黄瓜视频最新网站入口_黄瓜视屏_黄瓜视屏无限播放